韩版腾讯的一场大火,让韩国沦陷了整整4天-互联网-kakao-首尔_网易订阅

韩版腾讯的一场大火,让韩国沦陷了整整4天|互联网|kakao|首尔_网易订阅
在韩国,有这么一家公司:它是中国互联网在韩国的缩影;它从通讯软件起家,涵盖了移动支付、游戏、娱乐等各大领域;韩国 5175 万人口,有 4750 万人都是它的用户,应用覆盖了 97% 的人群,人送外号“ 互联网小三星 ”。甚至,连微信都差一点“ 沦陷 ”了。( 韩国的媒体一再强调腾讯在微信上的成功是抄袭Kakao的典范 )但,就是这么一个占据了韩国互联网的“全壁江山”的存在,突然就断网了,而且这一断就是 4 天。10 月 15 号,大韩民国的四千万网民们好像突然进入了“ 石器时代 ”,交流全靠吼( 聊天软件崩了 ),恰饭全靠以物易物( 支付软件用不了了 )。就连技术含量不高,但是对商业合作意义重大的邮件交流环节,也被封印了 4 天之久。这完全是“ 末日流 ”小说的打开方式。直到韩国网络逐渐恢复了大家才发现,原来是韩国的一个数据中心着火,导致 kakao 的服务器瘫痪了。据韩国警方消息,起火地点为数据中心 A 栋地下 3 层电气室的锂电池架附近。电源堆放在五个电池架上,事发时,其中一个锂电池产生了火花并引发火灾。不过这也没啥,本来断网就是个小事,谁家服务器不宕机啊。你看,新浪微博一有热点,ceo 就需要出去租服务器,B站、微信这些大平台也没少被吐槽。崩了不要紧,关键在于正常企业崩几个小时,就已经算十年一遇了。结果,kakao一崩就是4天。最惨的是,在同一次火灾里断网的平台 NAVER,只花了 4 小时就修好了,这让花了足足 4 天的 kakao 还怎么甩锅?于是,kakao 迎接了韩国人积蓄已久的愤怒。毕竟在首尔,kakao 无处不在。几乎每个人都需要这家公司的应用程序,来发送消息、出租车、导航和支付。Kakao Talk不仅是韩国最大的即时通讯应用,旗下的 Kakao Pay 也是目前韩国最大的电子钱包工具,目前用户总量已达 3600 万,相当于每 10 个韩国人就有7个在用 Kakao Pay。而在出行方面,Kakao 也控制了韩国全国近 4 成出租车,以及 96.1% 的网约车用户。甚至,包括这上述软件在内的 8 款国民级应用,只能通过 kakao 的账号登陆。所以啊,kakao 凉了 4 天,基本相当于“ 消灭了韩国人民的精神文化生活 ”。幻想一下,你失去了美团、百度、支付宝、以及微信和 qq 的生活,你就能体会到同样的愤怒。有韩国网友将这个经历形象比喻成 100 万倍的导弹攻击。而那些暴躁老哥们,已经在线骂街了。科技评论家 Kim Good-hyun,更是把这个事件的讨论,变成更严肃的思考:别的没有也就算了,但是现在 kakao 搞得大家连健康码都没法扫了,这已经是 “ 公共卫生事件 ” 了。Kim说:“Kakao应用程序在该国发挥着准政府作用,例如,在处理新冠肺炎疫情或从政府办公室发送通知方面。”在疫情高峰期,KakaoTalk与韩国疾病控制和预防局合作,提供二维码扫描和数字疫苗证书等应用程序内功能。在疫情期间,这些功能在日常生活中变得至关重要,因为它们被要求进入大型超市和餐馆。关于这一点,想必大家深有体会。不过,事情都发展到这一步,作为一家大企业了,基本的危机公关还是能搞的。在服务器全面宕机后,官方确实也做出了大量的补救:除了迅速恢复服务功能外,还针对部分付费服务进行了赔偿。比如 kakao旗下的游戏部门 Kakao Games,就在 17 日宣布对旗下的《 奥丁:神叛 》、《 公主连线 》等主要游戏进行补偿,所有玩家都能收到官方送出的丰厚游戏道具奖励。另外,官方还建立了一个负责中心,专门就用户的损失进行记录和赔偿。甚至于,管理层直接把联席 ceo 都给开了。本来吧,kakao 要是保持这种诚恳的话,说不定这事情就完结了,互联网没有记忆嘛。但是万万没想到,在影响最大的 Kakao Talk 通讯板块,kakao 公司却傲慢地表示:Kakao Talk 作为免费软件,在法律层面上并不需要背负相关责任。差评君一口盐汽水差点就喷了出来,亏一个小目标已经是没跑的了,市值也掉了 1000 亿了,竟然还想着省钱止损,这是把韩国人 “ 白嫖党 ” 当啊。就这傲慢的态度和抠搜的财务,难怪 kakao 能断网 4 天。给数据中心做备份的钱,估摸着都被他们省下来了。。。连我都这么生气了,韩国人早就都已经裂开了。这时候,靠对话已经没用了,直接身体力行反抗kakao就完了。在周末停电期间,Kakao talk 的用户直接流失 800 万,人们开始使用 Facebook 的 Messenger 、Telegram 和 Naver’s Line 等其他替代品。Telegram 在推特上嘲笑 Kakao,说:“ 我们欢迎我们的新韩国用户,并希望他们能享受 Telegram 多数据中心基础设施的稳定性。”而一名总部位于首尔的律师 Shin Jae-Youn 正带领民众准备对 Kakao 提起集体诉讼:无论火灾的原因是什么,都可以就 Kakao 的疏忽没有提前为这种情况做好准备而向 Kakao 提出损害赔偿要求。目前,Shin 的社区已经有大约 137 名成员,其中大多数是企业主和公司员工。这一系列的变故,使得整个韩国从对 kakao 的吐槽,演变成了一次反 kakao 的浪潮。而铺天盖地的民意,也正好给了韩国政府大搞反垄断的机会。在此之前,韩国垄断势力和反垄断的碰撞已经闹的沸沸扬扬的了。起先,面对韩国内部根深蒂固的财团势力,韩国政府并没有冒进( 甚至可能之间就吃过苦头 ),而是机智的拿海外互联网巨头们练手。2016 年,韩国政府给“ 专利流氓–高通 ”开出 8.6 亿美元的罚单,成为韩国垄断史上的丰碑之后,反垄断业务就一发不可收拾了。随后韩国更是趁热打铁,2021 年通过修订《 电信业务法 》在法律层面禁止了苹果、谷歌强制要求开发者使用其固定支付渠道的做法。也就是说,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的抽成不再是必选项,应用开发者有了更多的选择,把国内游戏商都馋坏了。虽然不久后,苹果上马了反制措施,表示第三方支付的交易依然需要 26% 的抽成。但是,作为全球第一个朝“ 苹果税 ”开枪的国家,可见韩国反垄断的决心。不过相较于三星在国际反垄断上的硬气,对内,韩国政府就有点弱鸡了。虽然韩国公正委从 2020 年就开始推进制定网络平台审查指南,但由于无法完成利害相关者的利益协调,至今无法落地。简单来说,还是反对的力量太强大。( 是谁咱就不说了,懂得都懂 )最后还是总统尹锡悦充当和事佬,叫停了官方制定审查指南的工作,而是用“ 平台制定自律规范 ”的方式代替。不过“ 自律 ”这说辞,咋越看越像“ 失败方的遮羞布 ”呢?峰回路转,这一回,Kakao 服务瘫痪事故算是为反垄断提供了名分,韩国重新启动平台审查指南的计划。甚至之前一直强调“企业的自由”的总统尹锡悦都改口了:Kakao服务中断的影响“ 与国家通信网络中断没有区别 ”,如果出现操纵市场的垄断或寡头现象,“ 我们需要从国家层面采取系统性措施,来维护国民的利益 ”。这也是韩国总统历史上第一次提及“ 反垄断问题 ”。而韩国执政党和在野党更是久违地达成了共识:表示将立法,推动 Kakao 等一定规模以上的数据中心纳入国家的管理之中。一个 kakao,竟然让一直互相看不对眼的韩国人民、执政党和在野党团结起来了,这一回够 kakao 喝一壶的了。今后,恐怕有好戏看了。不过,想通过这次集体对 kakao 的声讨,就解决互联网领域的垄断问题,可能不太现实。毕竟,唇亡齿寒,这些财团之间可能有矛盾,但大概率不会对反垄断的改革坐视不管。但是这种垄断,尤其是互联网端的垄断日益的加剧,对国家、对行业、对普通老百姓都是一种压榨。我们都知道,在行业生态里,更多的厂商进入,才能维持生态平衡。只有良性竞争才能为行业的发展注入源源不断的养分。不然就会出现傲慢如 kakao 的一幕,之前不够坚定的韩国人,已经吃到苦果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