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尔茨:欧洲没有相关声音主张对华“脱钩” -欧盟-布鲁塞尔_网易订阅

朔尔茨:欧洲没有相关声音主张对华“脱钩” |欧盟|布鲁塞尔_网易订阅
参考消息网10月22日报道 据德国联邦政府网站21日报道,德国总理朔尔茨21日在布鲁塞尔参加欧盟峰会后举行了记者会,在被问到对华政策时,他说:“如果我总结一下我们今天在欧洲理事会有关对华政策的讨论,那么我会说:意见非常一致。欧洲没有相关的声音主张‘脱钩’。”他补充说:“没有人说:我们必须离开那里,我们不能向那里出口,我们不能在那里投资,我们不能再从中国进口。但每个人——包括我在内——都说,在一个拥有许多强国的日益多极化的世界中,我们当然不会只关注少数几个国家。”另据德新社布鲁塞尔报道,朔尔茨在欧盟峰会后证实,自己拟于11月初率领一个经济代表团访华。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网站21日报道称,该代表团成员可能包括西门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罗兰·布施和大众汽车集团新任首席执行官奥利弗·布卢默。德国总理朔尔茨资料图。(法新社)德新社的报道称,朔尔茨表示已为自己就任总理后对中国的首次访问计划了很长时间,而将访问时间安排在巴厘岛二十国集团峰会之前或之后是“非常实际的”。(编译/聂立涛)延伸阅读:访问中国,朔尔茨确认了据法新社报道,德国总理朔尔茨21日在欧盟峰会结束后宣布,他将于下月率领一个政府代表团访问中国。这是自2019年11月以来首位访华的欧盟国家领导人。路透社报道称,朔尔茨将率领一个商业领袖代表团访问中国,但他拒绝证实是否会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同行。德国总理府的发言人表示,这次访问将在11月初进行。美联社称,朔尔茨还表示:“没有人说我们必须离开中国,我们不能再向那里出口,我们不能再在那里投资,我们不能再从那里进口。”(张旺)资料图中资入股汉堡港,德政界仍在博弈就中远海运港口有限公司入股汉堡港一个集装箱码头,德国政府内部似乎仍在博弈之中。德国媒体20日报道称,经济部、内政部等部门反对该项目,而德国总理府则要求具体负责此案的6个联邦部门“寻找妥协方案”,以便能批准中企入股。对此,朔尔茨21日回应称,“一切都还没有决定,许多问题仍然需要解决”。21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的专家认为,德国一些部门对涉华议题的政治化已经到了一个比较极端的程度,所谓的“联合反对”是出于政治正确性的考虑。据北德意志广播电视台(NDR)和西德意志广播电台(WDR)报道,包括经济部、内政部在内的参与投资审查的6个联邦部门都拒绝中远海运港口入股汉堡港“福地”集装箱码头。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称,由于该交易涉及重要的基础设施,牵头负责该项目的德国经济部已启动投资审查程序,并将该项目登记在联邦内阁最终拒绝的清单上。然而,德国总理府却没有将审查程序列入议程,因此,无法作出禁止该项目所必需的内阁决定。德国电视一台称,如果联邦内阁没有通过不同意的决议,并且不再同意延长审查的最后期限,交易将自动生效,最后期限是10月底。此外,根据NDR和WDR的信息,德国总理府已指示相关部门寻找一个妥协方案,让该交易最终得到批准。资料图德媒报道称,除了地缘政治局势的变化外,德国6个联邦部门都宣称:如果达成交易,中远海运港口将不仅可以进行财务参与,而且还在决策中拥有发言权;此外,由于中国目前已经是该港口的主要客户,如果参与集装箱码头的建设,就会有“潜在胁迫”的可能。德国《时代周报》21日称,绿党政治人物声称允许中资进入码头将是一个地缘战略错误。本周早些时候,德国联邦情报局局长卡尔在联邦议院听证会上称:“对于中资入股德国关键性基础设施的问题,我们必须慎之又慎。”2021年9月,中远海运港口计划收购德国汉堡“福地”集装箱码头35%的股份。当时,德国上述部门都没有对这笔交易表达疑虑。不过,俄乌冲突爆发后,他们均声称中国可能会利用其经济影响力来贯彻自身地缘战略利益,而对中资入股持反对态度。不过,汉堡市市长辰切尔并不担心中资入股会导致中国能够侵入德国关键基础设施,因为汉堡港务局仍将掌控港口运营,“35%的股份并不会导致中远海运港口获得战略影响力”。他强调,届时中远海运港口只会是码头的“租户”,码头本身仍将完全由汉堡市政府持有。与中远签署入股协议的汉堡港口与物流股份公司(HHLA)在一份声明中表示:“HHLA和中远的合作不会产生任何单方面的依赖。相反,它强化了德国的供应链,保障了就业,促进了价值创造。”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21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德国6部门以及部分舆论的表现是德国对华事务的过度反应,一谈及中国就草木皆兵,他们所谓的反对是出于政治正确的考虑。而且德国政府当前是由社民党、绿党、自民党三党联合,这其中绿党主导的经济部和外交部意识形态化色彩较浓,刻意想给朔尔茨制造一些难题。崔洪建进一步表示,当前的多方博弈格局是对德国政府的考验,也考验朔尔茨能不能在对华合作的观点上站稳脚跟。“朔尔茨所在的社民党曾深度参与过默克尔时期的对华外交政策的制定,他知道中德之间真正的利益所在。面对来自绿党的压力,德国政府能不能形成一致的、而且是建设性的对华立场值得观察。”崔洪建认为,当前,德国一些政党对华态度的变化还有两个背景:一个是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德国国内提出所谓的供应链和产业链安全论调;另一个是因为美国的煽风点火,俄乌冲突强化了德国对中国的负面认知,即如果不减轻对华的经济依赖,未来有可能会面临当下被俄罗斯用能源作为武器来要挟的局面。“正是因为这种非常简单的联想,导致今天德国认为应该提前做好准备,来应对未来可能会出现的所谓‘中国威胁’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